当前位置: 主页 > N生活店 >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救人一命 >

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救人一命

2020-07-13 22:13:25 来源:N生活店 浏览:435次
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黄伟权(Rudy)(苏智鑫摄)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HARTS的无线电通讯支援服务中心,设有讲座空间及小小无线电控制室,Rudy以电脑遥控操作可以张开和升高中心门外的两座天线,和世界各地业余电台联繫。VR2HK就是HARTS的电台。(苏智鑫摄)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平时Rudy(左)的照片,不是身穿光灿灿的橙色T恤就是山野look;这张特别穿上西装的英俊相,正是他2016年获救护总长颁发嘉许状,表扬他于救回一名心脏停顿的人。(受访者提供)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救人要用电钻?不是啊,这是Rudy和一班无线电会员,一项不可思议的任务,就是大家一手一脚,一钻一钉,平地建设了现时位于茶果岭的无线电通讯支援服务中心(Communication Support Services Centre)。HARTS分别于山顶、大老山、大帽山、天水围及西贡(与香港少年领袖团合作)架设共5组VHF及UHF的业余无线电中继站,中继站利用高位优势,加强无线电波的覆盖距离。(受访者提供)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无线电世界流行一种通讯确认卡,骤眼看以为是明信片,细看会发现每张卡上有电台呼号,香港是VR2,双方在业余无线电波段找到大家后,会互寄写上频率及时间的信号卡,以作确认和留念。(苏智鑫摄)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 无线电专才黄伟权  大气电波搭通天地  救人一命

21世纪是N世代,人人上Net,那还有人用无线电吗?是有的啊……无线电可在无Wi-Fi的山中任意通话,无线电可在断电天崩地裂的大灾难当前,在空气收发求救的声音,且还可传播信息!「有一次我在山野活动中收到信号,立即跑去现场,救了一名心脏停顿的人,我感到无线电给我一个重任。无线电也是香港万一面对大灾难时的其中一根救命草!」说这话的是香港业余电台联会(HARTS)会长黄伟权(Rudy),80后Y世代出生,当还未兴起宅男时,中二的他已遛逛鸭记,找寻零件砌出无线电通讯系统……

因收到无线电信息,在2015年救人一命,这是Rudy也意想不到的。那天是12月13日,北潭涌有一伤健山野活动,香港业余电台联会(HARTS)在附近设了义务通讯支援站,义工正是Rudy,那时的会长是Sunny叔叔,Rudy是秘书,但无论谁是会长副会长,抑或技术统筹主任或通讯支援服务中心经理等执行委员会职责,他们同样有一个故事——少年时代已迷上无线电,中学岁月有数不清的日子夜夜伏在自已砌的电台前,时刻「沙沙地」寻找远方的他或她。

「我第一次玩远程无线电通讯,搭通的是一个新加坡无线电台,This is Victor Romeo 2 Uniform Sierra Papa(VR2USP,是Rudy的无线电台,2003年考牌)from HK,令我感动的是,大家一直讲英文,突然他跳出一句广东话,吓!识讲广东话?『我移民新加坡20年了,我是香港人,20年没用无线电了,好开心第一个通讯竟是香港人!』」无线电世界文化丰富,在大气中大家通话over后,会向对方所属联会寄上一张信号卡,上写电台名、频率、接收时间和地点等,犹如明信片,大家储着,有些来自远方的俄罗斯,有些来自海上水手。

Rudy说,无线电的乐趣,充满寻寻觅觅的惊喜,也充满改良无线电技术的毅力,与即食文化的internet完全不同。Rudy和新加坡港人通讯,R为什幺不是Ricky是Romeo,S不是Sugar是Sierra?原来这又是他们的一套文化,全球的无线电友都採用国际民航组织(ICAO)的英文解读法,能减少听错情况。因为电波传千里,传到时可能很弱,一个读音可能少了一截。在沙沙声中谈话,随时也会失联,怕是那人在船上航行……

走进茶果岭HARTS的无线电通讯支援服务中心(HARTS CSSC),桌上一座座无线电机,还有两支架在户外的天线:一是「短波用八木天线」电动升降天线塔,能收发全球信号,另一天线则是VHF和UHF用的Ground-Plane天线「短波V偶极子天线」,这真把平日只有一部手提电脑写稿的记者看得头晕。

那不如back to basic,回到起点,究竟什幺是无线电,什幺是业余无线电台,为什幺在大灾难当前,它可能会是香港其中一根救命草?

中二迷上无线电牀头搭「通讯站」

「我是中二开始迷上无线电的。那时我和几个同学帮手学校运动会,老师叫大家一人拿一部walkie talkie,当时我仍不知那就是无线电,但我们感到很神奇,一人一部就可以在整个球场通讯;这之后,我和同学跑去鸭记(鸭寮街)买零件回家砌无线电收音机,我家住北角,竟然可以和炮台山及远至东九龙的人通讯……」那时开始,几个同学一头栽进无线电世界,Rudy也遇上交流无线电科技的无线电台。「我睡家中的碌架牀上格,就在牀头搭个小位放我的无线电通讯。我还有一个妹妹,父母也没有反对我迷无线电,但阿妈就有讲,我见Sunny(陈来新,2008至2009、2013至2018年度会长)多过见她!对啊,HARTS犹如我的第二个屋企。」在自由空间发射无线电波,每个人也可以是一个电台,所以Rudy说,他们是业余电台联会,把电台联在一起,目前有活跃会员320人,在香港,VHF144.0-146.0MHz、UHF430-431.0MHz及435.0-439.8MHz为常用的合法业余无线电频率,而香港的无线电台牌照法例,仍沿用英殖民时代。

话明业余电台,会否不够专业?Rudy却笑说,业余才是专业!「我们会钻研,不似一个保安拿着无线电对讲机,永远都停留在对讲而已。」HARTS向政府申请多年,终在2014年获批茶果岭山边一块地,佔地约9000平方呎,该处原先荒草萋萋,他们一班会员一手一脚斩草除根,除请人铺石屎地台,其他由铺地板、搭组合式空间,都是会员砌成,这幺投入的会员,真有点不可思议。记者想借洗手间一用:「啊!上洗手间这裏有点麻烦!」怎麻烦呢,原来要出去找厕所,因这裏根本没有。「要建一个洗手间,需连接驳往污水渠,合乎香港法例的,大概要200万港元……HARTS已有90年历史了,现在是非牟利慈善团体。2018年我们的义务服务时间为10,013小时,获社会福利署颁发2007/18年度义务工作嘉许金奖。」不讲不知,香港越野跑毅行者100公里,由HARTS提供义务通讯支援服务,沿路设10个通讯站及一些分支小组,为跑山者发送求助信息。

茶果岭荒地建HARTS服务中心

不要误会Rudy的正职就是会长,这其实是他的兴趣和专才,他的正职是复康服务助理:「无线电给了一个年轻人很多东西。没有无线电,我只是一个会考得5分的学生,但因为对无线电的热爱,我找到人生方向,HARTS的工作,令我大开眼界,好像受邀接受红十字会的训练,到加拿大学习灾难时的应急支援服务,包括搭建拯救基地帐幕及后备发电机等。」

Rudy每年个人服务时数也不少,达300小时。文初提及那次在北潭涌救人一命,正是他当值HARTS服务:「那天收到信息,我立即跑过去看,发现倒在地上的人已没有脉搏和心跳,我用无线电call回指挥中心,情况太紧急了,救护还未到,我先替病人用CPR(心肺复苏法)——因为无线电服务,我们都会去上急救课。」做了CPR后,病人毫无反应,刚巧旁边有一名跑手是休班消防员,Rudy立即着他跑去就近的渔护署(北潭涌的西贡郊野公园游客中心)拿AED(自动体外心脏去颤器) :「他跑得很快,拿着就回来了,第一次AED分析病人,却说不需要电击,于是我继续用心肺复苏法,病人仍是无心跳脉搏,再用AED,这次说要电击,我电击了一下,就见病人回复心跳了。」看着一个生命重生,那份喜悦不言而喻,然后他把病人交回赶到现场的救护员。

神秘的大气电波令Rudy能与人海茫茫的另一方通讯,令他能实实在在感受一个人的体温和生命,实实在在为他的人生打气:「这给了我很大的动力,令我不能放下无线电,以前中学时代是为了找人联繫,现在出来工作,则多了一份责任感,以专业救人。2005年底,HARTS成立了香港第一队应急通讯(ARES)小组,时刻候命,旨在灾难时为香港提供紧急通讯网络,以协助拯救人命及财产安全。」

或者,无线电真的能在大灾难时,作为一根救命草。想想,万一有大灾难,香港断了电,进入黑暗世界,还有internet吗?但无线电还可利用简单low tech但可靠的器材,与其他电台建立临时应急通讯网络。无线电常备应急的充电池,Rudy笑说:「我中学时,就是晚上和电台通话,『你吃饭未呀,over』,用到深夜无晒电,瞓觉前把电池充电,第二天放学就有得用。」

■Profile

黄伟权(Rudy) - 80后,香港业余电台联会(HARTS)会长,每年义务工作达300小时,正职为复康服务助理。因为是无线电专才,Rudy和前会长Sunny被红十字会邀请加入紧急应变组队员训练,曾被送往加拿大接受地震及其他大灾难现场救灾训练。中二开始到鸭寮街买无线电零件,DIY无线电台,开设个人无线电台VR2USP。

◆给香港的话:

「『人生』不单是学历和成绩,而是由生命裏经历的一点一滴累积而成,开放自己,会发现更广阔的视野和胸襟。」

(发现香港)文:朱一心编辑/廖伟龙美术/谢伟豪

电邮/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后记:好奇令不同世界的人相遇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